广告业界动态>

买流量越来越变成一个玩不起的游戏!

买流量已经成了一个玩不起的游戏

每过一段时间线上流量价格就上跳一个数字——无论是来自展示广告点击付费还是分成付费广告做海外旅行的海玩网2013年刚成立时市面上获得一个付费用户的成本大约是230元上下过了一年当海玩开始投广告时价格上涨到300块当时这家公司已经觉得这是贵得玩不起的游戏”;2015年市价又上涨到了400元海玩决定减少投放再之后它干脆转型做企业客户生意了

海玩网的COO龚届乐对36氪说今年流量价格又涨了30%现在他看到依然在流量争夺战场上杀红了眼的同行会觉得有点悲凉”。

流量价格对创业者来说已经贵到难以承受。“今年上半年买流量最多时一个月要花掉五六百万元人民币,”另一家旅游公司的创始人告诉36氪,“如果一家公司只拿到了几百万的天使轮那他们融的钱还不够投广告的”。

在不断上涨的流量价格两端站着博弈中的两方

一方是视流量为生命线的众多创业者们程序化购买DSP平台品友互动CEO黄晓南发现和他们有合作的创业公司中80%的营销费用都拿来获取线上流量了。“toC的公司一般都会拿出销售额的10%来获取线上的流量广告如果是拿着投资人的钱的话那还远远不止。”

另一方则是坐拥流量的少数巨头们它们要应对股票市场投资人们对其业绩增长的期盼力争每个季度都给出漂亮的财务数字

双方绝非势均力敌一家中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市场部高管为了抢一个奇虎360的广告位曾跑去对方公司围堵一定要其答应把这个广告位加价卖给自己而不是对手争夺流量是竞争中你死我活的关键

创业公司们在重压之下成了处境最艰难的一方为了商讨怎么应对线上流量越来越贵投资人张鸣两个月前把自己投资的五个公司创始人约到办公室碰头张鸣建议不要再耗费巨资买流量了可以从线下扩展用户

但其中一个做洗护品牌的创业者反问说线下早已被宝洁等巨头瓜分完毕,“超商实体店还有我生存的空间吗我不做线上的话难道要等死吗?”谈话陷入了僵局几个疑虑重重的创业者和一向善于解惑的投资人坐着抽烟陷入了沉默

对靠流量生存的创业公司如今每一天都是生死存亡。”张鸣说


痛苦的买方 

流量之贵已经成为共识

同行们线上买流量的效果都非常不给力”。母婴类垂直电商奶牛家的创始人Turtle告诉36氪他们曾做过监测因为百度竞价排名必须要有持续的投入才会有效应用市场刷榜也不是几万块钱就能解决”。奶牛家因此决定不买线上流量转而发展微商

电商创业者刘强如今每个月要花近百万元买流量他觉得这是种拿着投资人的钱玩打水漂的感觉”。他算过一个下载App用户的成本为40元以上但7成的人下载后都没有消费,“每10个人下载我们的App就有近300元人民币被白白浪费掉。” 

由于旅游单价高旅游电商是电商中里获客价格特别高的领域妙计旅行CEO张帆最近听说一个同行现在线上获得一个付费客户的单价高达八九千元人民币。“我惊呆了这太疯狂了不如直接白送算了。” 

张帆决定自己不能如此这家自称拿到2000万美金B轮融资的高端定制旅游公司从今年7月开始逐渐停止在线上购买广告流量转向线下获取用户

转折来源于理工男张帆的精打细算从今年年初开始,“妙计旅行在七八个渠道尝试广告投放包括百度今日头条门户和微信公号两个月后他总结这次尝试性的全面投放结果发现获客单价高达30元以上

按照张帆的计算,“妙计旅行的用户留存率只有1%左右这意味着获得一个有效用户的成本为3000元这是一个让公司无法盈利的价格

张帆这才发现自己最初每个用户获取成本一元以内的预设十分荒唐可笑。“再不抽身而出我们就要耗死在购买流量上了”。张帆说

游戏领域更加疯狂

灼华网络CEO常磊觉得,“决定做游戏是人生最苦逼的选择”。

做游戏研发的灼华网络在去年之前一直和大的流量平台合作联合发行游戏常磊说起初他们获取一个下载用户的成本是四五十元但从去年到今年他们的有效获客成本翻了一倍还不止常磊举例同样在一个新闻门户App上投广告去年只要能从用户上能赚回来20块钱就有得赚而今年得赚27块甚至30元以上,“否则根本不敢花钱去买流量)。”常磊说目前灼华网络如果要推广一款游戏前期至少要配备500万元的流量采买预算

如果长期保持这个价格的话这是只有大佬才玩得起的游戏”。常磊说从去年开始这家公司在逐渐减少游戏的发行,“半年发一款也是很难的”。

金融领域的流量价格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